《校花的修真强少》全文阅读

作者:坐墙等红杏  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  校花的修真强少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第1111章 大势已去(18-10-23)      第1110章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(18-10-23)      第1109章 藏猫猫(18-10-23)     

第1078章 替罪羔羊

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,站着一个坚实的男人。
  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站着一群漂亮、身材好的女人。
  徐天觉得,他的身边有慕容熙月、沈欺霜、纪纤纤、顾朝夕、王七七、乔欣等人,是怎么样的一种幸事。在慕容熙月的分析下,徐天的眼前豁然开朗了,立即拨打唐静斋的电话,问道:“唐门主,你们什么时候能抵达滨江市?”
  “应该是明天中午。”
  “好,等你们过来了,咱们去干一票生意。”
  “生意?什么生意?”
  “等到了,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  这笔生意,当然是废弃砖厂的那些东瀛人了。
  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徐天要趁着柳生一郎还没有动手的时候,就把这些东瀛人全都给灭掉了,一个都甭想活命。反正,柳青草在房间中没人敢打扰,他翻窗跳了出去,立即踩着飞剑来到了修者公会的对面街道。
  后天就是天下英雄会正式召开的日子了,修者公会周围几条街道的宾馆、酒店、甚至是小旅店都爆满了。一方面,这些武修和魔修们有些气不过柳生一郎,等到时候,非上台去跟柳生一郎打一场不可。一方面,他们也是想看看热闹,到底是什么人能挑翻了柳生一郎。哼,这可是华夏国,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些小鬼子太嚣张了。
  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了,街道两边的大排档还有不少人在这儿挑灯吃着夜宵。一边吃喝着,一边谈论着天下英雄会的事儿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他们的情绪激昂,嗓门儿很高。这要是柳生一郎就站在他们面前的话,他们会立即扑上去大战三百回合。
  这些年青人能有这股子血性,倒也是好事!
  徐天笑了笑,神识扫视了一下左右,见没有什么人,直接掀开了一个马葫芦井盖跳了进去。之前,他就是从这里进入的修者公会的地下牢房。在拍到了《鸿蒙衍生诀》逃跑的时候,还遭到了辛芷若的剑气所伤,差点儿没丢掉了小命儿。现在想想,辛芷若还跟他睡在一起了,跟做梦一样。
  他顺着下水道一路往前走着,很快就来到了拐弯的地方。只可惜,这里早就让修者公会的人用钢板给锻铸上了,再抹上钢筋水泥,相当坚固。
  徐天皱着眉头,立即用神识跟储物戒指中的石皮焰联系。石皮焰看上去还挺微弱的,火苗都飘飘忽忽的,好像随时都要熄灭了似的。之前,徐天给它弄了碧心铁,石皮焰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,就跟守着一座金山似的,根本就炼化不了。
  “老大,你找我?”石皮焰蹿腾了出来。
  “石皮焰,这儿的后面有一个咱们之前挖出来的通道,你看看……能不能再给挖通开。”
  “没问题。”
 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!
  怎么说石皮焰也是天地异火,让它炼器或者是炼化了碧心铁不太行,但是这些水泥和钢板在它的面前,跟豆腐差不多。很快,石皮焰就再次将通道给挖通了,不过也累得气喘吁吁的,火苗更是微弱了。
  徐天让它回到储物戒指中好好休息,他凑到了通道边儿,用神识扫视着地下二层的牢房中,牢房中黑漆漆的,连个人影子都没有。这是机会啊?徐天立即将钢板给推开了,纵身跳进了牢房中。地面上全都是一块块的青石砖,就算是仔细地去翻找,都看不出什么破绽来。不过,却瞒不过徐天,他的神识扫视过去,把青石砖底下看得清清楚楚。
  一个个的炸\/药包,就埋在了青石砖底下,这个工程可不小。
  徐天皱着眉头,一处一处地扫视着,一旦看到有引线的地方,就立即撬开青石砖,将引线给剪断了。走廊、牢房中、每一块青石砖都不放过。这样持续了两个来小时的时间,徐天终于是将这些引线都给剪断了。
  导\/火索在一边的隐蔽角落,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。徐天也一样给剪断了,只是露出了一点点头在外面,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。等到点燃了,那人肯定得玩儿命地往出跑,做梦都想不到燃烧一段就会熄灭了。
  应该是差不多了!
  徐天又左右看了看,正要掀开钢板再偷偷地溜出去……突然,从外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。两个人顺着台阶,走进了地下牢房。可能是怕人听到,他们又顺着走廊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这才停下了脚步。
  徐天的神识扫视过去,别说,他还真认识这两个人。
  一个穿着青衣长袍,戴着厚厚眼镜片的老人,偏瘦,正是修者公会十大长老之一的老学究张九龄。站在他身边的是宁东来的师弟范锡昭,当初,就是范锡昭将鬼脸师给抓起来,将鬼脸师给毁容了,手段极其残忍、狠辣。徐天杀了范锡昭的弟弟范锡阳,跟他也算是死敌了。
  张九龄激动道:“范锡昭,你放过我们家宝儿吧?他……他还是一个孩子。”
  范锡昭哼道:“老学究,你要想要你们家张宝儿的命,就按照我说的去办。”
  “不行,我不能干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。范锡昭,你勾结东瀛人,残害华夏同袍,这是要下地狱的。”
  “我下地狱?”范锡昭上去一把揪住了张九龄的脖领子,骂道:“老死头子,你还想不想让你们家宝儿活命了?好,我现在就打电话,让他们将那孩子给丢进油锅中给炸了。”
  “不要……”
  张九龄吓得脸上都变了颜色,眼泪都下来了,颤巍巍地道:“我……我答应你,我答应你就是了,你放了我们家宝儿。”
  “早这样不就完事儿了,咱们何必费这样的周折。你尽管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将宝儿抚养长大的,给他最好的教育。”
  “呜呜……”
  张九龄噗通下跪在了地上,不禁失声痛哭。
  范锡昭却不管这些,转身走掉了。
  趁着这个机会,徐天走了上来,低声道:“张爷,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  啊?张九龄吓得一激灵,这个地下牢房不是早就弃用了么,怎么还会有人在牢房中?这么说,那人岂不是听到了他和范锡昭的对话?他从腰间摸出来了一把匕首,壮着胆子叫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,给我出来。”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2 20:59:20  .exectime:0.314秒